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tt533天线宝宝主论坛 >

55665港京图片骆驼祥子的文学意义1000字 急需。

发布日期:2019-10-30 14:06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老舍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描绘了一个吃人的社会,祥子是书中的主人公,作者对他同情,因为他是被当作牛马一样受人使用的洋车夫,在社会中是被压迫剥削的对象,作者同时又是尊敬他的,因为他正直,要强,善良,不愿同流和污,没有其他洋车夫的恶习,具有劳动人民的优美品质,但也有缺点,他虽然斗争,却不彻底。在处世态度上逆来顺受,要强,却又是个个人主义者,奋斗方式仅限单枪匹马的做,就目标来说,只是建立一个美满的家庭,而没有长远的打算。

  祥子似乎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中,因为作者笔下的北京是相当真实的,山水,名胜,胡同,药铺,基本上用真名,大都是经的起考核和检验。再加上小说语言充满了丰富的北京口语,使通篇小说充裕着浓厚的京味儿,读起来有种回味无穷的感觉。他十八岁来到城里干起了拉洋车这一行当,成了一个城市的无产者,拉别人的车,希望依靠自己的体力和智慧需求出路,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奋斗拉上自己的车,成为一个自由的洋车夫。

  小说的一开场,祥子的亮相是很美的。不仅外貌“像一棵树,坚壮,沉默,而有生气,”拉车姿势也很漂亮。同时又有着淳朴善良,忠厚要强的劳动者的美德。他拼命拉车干活,把挣钱看成“天底下最有骨气的事。”在冬夜小茶馆里,他给饥寒交迫的老马祖孙送上十个热腾腾的羊肉包子。有一次拉曹先生的车不小心翻了车,车损人伤,想要引咎自责,不要工钱。作者遵循美的原则,努力写出悲剧人物的美好心灵,也同时从一个侧面写出即使是这样一个具有美好品质,自强不息,具有坚韧性格的人都要沦落成为一个卑鄙的人,更说明底层人民的命运不是一个人的努力所能改变的,反映出当时社会的黑暗,并且这样写比单单描写社会的黑暗更加入木三分,更能反映现实。

  后来的事实表明,祥子的美好品德最终要被旧社会所吞没,并且渐渐的走向沉沦与自甘堕落。“三起三落“是他精神堕落的过程,也是整篇小说发展的主要线索。祥子来自农村是一个破产的农民,希望在城市寻求新的出路,经过三年的奋斗终于买上了车,梦想着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才拉了半年的车连同自己的衣服鞋帽全被战争中的败兵抢走了,自己也被抓进了兵营,唯一留给他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心中只有恨和抗议,恨大兵和世上所有的一切,“凭什么把人欺侮到这地步呢?”但失望中仍有希望,决心重打鼓另开张。从此更加起劲的干活。在整个丢车事件中,不幸中的大幸可能是意外的得到三匹骆驼,祥子如同得到三件宝贝,大有塞翁失马的意味,他琢磨着用骆驼去换车,想着想着就感到了一些快活,得到一些安慰,社会毕竟是黑暗的,以骆驼换车的梦想终究没有成为现实,以三十五块的价格买了三匹骆驼。回到城之后的祥子得到骆驼的外号之后,名声比原来单是祥子的时候臭多了,他的性格逐渐的向消极变化,他开始羡慕烟酒,逛窑了。不过强烈的买车欲望,使他产生了顽强的抵抗力。他变得比先前更自私了,他拼命和别人抢生意,连老弱病残的都抢,“像只饿疯了的野兽,”只是希望尽早买车。

  但是,事情的发展总不能如愿。祥子去曹宅拉包月车的时候,辛苦积攒的钱给孙侦探抢走了。当祥子被孙侦探用枪威胁要钱的时候,祥子还一度的“立起来,脑筋跳起的多高,撰紧拳头,”只是当听到孙侦探告诉他外面还有一帮人的时候,祥子显然感到众寡不敌,无力抵抗,希望和抗议都没有了,只剩下委屈和叹息,至多只是用一种哭音问了一句“我招惹谁了?”然而祥子并没有失去“穷死不偷”的诚实品质。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回到了人和车厂,把自己交给刘四父女,从此死了心认了命,变成一个“仿拂能干活的死人。

  祥子和老姑娘虎妞的婚姻对祥子来说更是一场难以忍受的灾难。虎妞想从祥子身上找回失去的青春。用计骗得了与祥子的婚姻,但祥子知道实情后,后悔却又无可奈何。起先虎妞不肯让祥子去拉车,嫌他臭,不原“一辈子做车夫的老婆,”但经不起祥子的一再请求才让祥子拉车赚钱,却把钱攥在自己的手里。祥子因为他的要强和倔强,不肯听从虎妞的摆布,也不想当车主人去奴役别人,更不愿做笼中的鸟儿,吃人家食,给人养着。他只是一心想做个自食其力的车夫,不愿在那闲着,反映了劳动人民的美好品质。但他终于不能摆脱虎妞的控制,受着她的支配。因为他们的婚姻是带有阶级性质的婚姻,虎妞来自一个剥削阶级,习惯了剥削压榨别人,祥子来自于受剥削的阶级,已经习惯了给人剥削。正是这场婚姻的严重腐蚀,才渐渐的摧毁了祥子的生活意志和奋斗精神。虎妞的死更是对他的生活产生重大的变化。卖车还钱。祥子不再想从拉车中得到光荣和称赞,从此走上了自暴自弃的道路。他不仅吸烟,喝酒。而且更重要的是失掉了劳动者赖以生存的本钱,健康很纯洁。

  如果说祥子生活的“三起三落”只是他变坏和堕落的过程,那么小福子的死是一个转折,使祥子彻底的走向绝望,最后是祥子人性的毁灭。因为当虎妞死去,车再一次失去的时候祥子有过“就那么淡而无厌的一天天的混”的时候,但毕竟还是振作起来了。他发现还有最后的一丝希望,他要回去找小福子,去找回幸福。当祥子知道小福子死了的时候“他不再有希望,就那么迷迷糊糊的往下坠,坠入那无底的深坑。”祥子从一个坚持奋斗的个人主义者变成一个活死人,不对别人负责,也不对自己负责,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意志,只是凭本能活着。骗一切可以骗的人,出卖一切可以出卖的人,成为一个堕落的,自私的,不幸的,社会病胎里的产儿,个人主义的末路鬼。

  祥子的悲剧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悲剧,而是一个社会的悲剧,一个时代的悲剧,是旧社会的罪恶。从农民到车夫,祥子并没有改变小生产者的生活态度,他“不想管别人”,买车,拉自己的车是他追求的目标,其他的事情概不关心。他把阶级的压迫看成偶然的劫难,把不可避免的社会冲突看成个人之间的较量。他把自己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辆车上,以为有了车就可以不受别人的气,可他却不知道在这个黑暗的社会中是没有出头之日的,最终在这条自己想象的完美的路上碰的头破血流。“三起三落”使祥子感到仅凭自己的一味努力是不够的,但他却不吸取教训,不去认清敌人,认清这个社会,反而是以一种消极的态度去应对,自甘堕落,听凭天命,任由别人宰割。曾经不信命,可又有什么用,他的努力,他的第一辆车,他的积蓄不也照样没有了吗?这能怨谁?只能怪命,最后变的和其他车夫一样,不再要强,沾染了原来所不沾染的烟酒,曾经美好的品质全没有了,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在老舍描写祥子走向悲剧的过程中贯穿了作者慈父般的温情,作者喜欢祥子的自强不息,喜欢祥子的老实厚道,对他的不足之处不忍责备,老舍只能等待祥子像不肖子一样无可救药的时候,才忍心像极度失望的父亲来历数祥子的缺点。用作者自己的一句话来对祥子的命运的概括是“人把自己从野兽中提拔出来,可是到现在还是把自己的同类驱逐到野兽里去。祥子在那文化之城,可是变成了走兽。一点也不是他自己的过错。”正因为有这样的环境才有了祥子这样的悲剧。

  祥子的堕落过程是一个命运和精神向车夫群体靠拢的过程。最初他落落寡合,不愿认同一般洋车夫浑浑噩噩的混日子的生活态度,祥子与群的不合体现了他积极向上的人格美。而当他认同车夫群体意识的时,是祥子精神走下坡的时候,个人奋斗遭挫折,觉得以前不惯的事情都觉得有些改变了。在认可车夫群体意识的过程中,体现了祥子对自己丧失信心之后精神的无助,只能以此来麻醉自己的精神,至最后变成堕落。

  《骆驼祥子》的成功在于人物形象的成功,在中国文学史上,胡适,鲁迅等作家也都从不同侧面写到人力车夫,但他们都没有真正深入到一个车夫实实在在的生活和内心,只是以一个知识分子的居高临下的观察对这个职业及下层劳动人民的描写及赞美。而老舍笔下的祥子则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来自乡间,带着中国农村凋敝的大背景,也带着农民的质朴和固执,有着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小说中骆驼祥子“三起三落”的一系列事件描写,是祥子失掉劳动者优秀品质的过程,也正是这些描写才使得祥子这个人物形象丰满,有血有肉,也使他的形象家喻户晓。让我们真真切切的感觉带到了祥子的存在。

  展开全部人是有思想的动物,应该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但是要因人而异,因社会而异。如果总是无法实现理想,那么就有可能变成“祥子”,堕落、衰败,厌恶生活。毕竟能够一生都坚忍不拔的人是少数。追求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改变的过程,然而这一过程会很复杂,人很容易失去自我,失去自我就会迷失方向,甚至堕落。 明天会怎样?我不得而知。而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好今天。

  《骆驼祥子》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艺术上都代表了老舍先生小说创作的高峰,同时,也是现代文学史

  上都市贫民题材中难得的佳作。小说主人公骆驼祥子已成为独特的“这一个”,为丰富我国现代文学典型人物画廊作出了无法替代的贡献。本文试就骆驼祥子形象及其意义诸问题作一探讨。

  城市底层社会是一个不为一些作者和论家所熟悉的世界,城市贫民也是常常为人们所忽视的社会阶层。在《骆驼祥子》中,老舍先生通过描写祥子的奋斗、失败及最后走向堕落的轨迹,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活生生的旧北平的人力车夫形象,也为我们贡献了现代文学史上难得一见的旧都市底层贫民的艺术典型。

  祥子是一个来自农村的车夫,他身上保留着农村青年许多的优良品质。如满怀着朴素的愿望,渴望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拥有自己的一辆车,从此改变自己的悲苦生活,在都市里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他勤劳、淳朴、善良,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娼,他像一块白玉,还没受到都市世俗染缸的浸染。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比其他任何车夫都更加辛勤地劳动,更和善地待客,更严格地要求自己。祥子是在城里拉车的农民,甚至连阿Q的那点狡猾也没有,可是他有阿Q所没有的坚强意志和执拗态度。买车历经三起三落,虽然每一次失败对祥子都是沉重的打击,可是他居然能一次次爬起来继续奋斗,这种坚韧的个性,正是底层贫民对美好生活不懈追求的真实写照,也是广大劳苦大众在几千年中一代一代延续下来的对生活的执著和眷恋的生动体现。即使在苦难的岁月里,这种追求也不会停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祥子身上闪现的可贵品质,即是劳动人民美德的化身,祥子的生活和遭遇也因此更具有时代的意义和典型的价值。

  “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小说一开始为我们展现的祥子是一个青春健康乐观美好的形象。如小说描写其外貌,描写他拉车,无不光彩照人。但小说更多的是描写祥子的美好心灵,如他在曹府拉车不小心翻了车,摔伤了主人,碰坏了车,他引咎辞工,还以退工钱作为赔偿,表现出一个劳动者的责任心和荣誉感。又如在严冬夜晚的小茶馆里,他给老马祖孙俩买羊肉包子充饥,表现了对苦难同伴的真诚的关切和深深的同情。即使他和虎妞结婚以后,还坚决要以自己的劳动来谋生存,而不愿意过不劳而获的生活。凡此种种,都显示出一个正直、善良、热爱生活的劳动者的美好品质。然而,这一切最后都彻底地丧失殆尽,祥子终于由一个青春、健康、正直、善良的劳动者,沦为堕落、自私、病态的“个人主义末路鬼”,一个“仿佛在地狱里也能作个好鬼”的祥子,在短短几年间变成吃、喝、嫖、赌、懒、狡猾的行尸走肉般的无业游民。从祥子的悲剧中,我们看到了黑暗社会是如何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吞噬的。祥子悲剧告诉人们一个真理:在黑暗的社会中,一个人想凭自己真诚的努力获得生存的愿望是永远不会实现的。这就是祥子形象所揭示的思想意义。

  小说向我们展示的祥子的赤裸裸的毁灭过程,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社会悲剧,而且让我们通过故事表象,更深切地感受到祥子悲剧对人性和人格的毁灭。祥子是北京城里一个普普通通的车夫,他的理想和愿望也非常普通——他想拥有一辆自己的车。可是,这个地狱般的社会不但吞噬了他的车,还剥夺了他作为一个车夫的基本的权利(他已失去了作为一个车夫的必要条件),甚至,他还被剥夺了作为一个人的生存权利。一个有铁扇面似的胸和直硬的背的年轻人,却只能被喝道:“哥儿们!我告诉你一句真的,干咱们这行的,别成家,真的!”“连小家雀儿都一对一对儿的,不许咱们成家!”居然连延续自然生命的起码权利都没有。更可悲的是,他又不得不沦为满足虎妞性需求的工具。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金钱。是金钱剥夺了他们延续生命的权利,是金钱使祥子沦为虎妞的工具,并夺走了他的健壮。祥子人格的堕落过程,也是一步步被金钱吞掉灵魂的过程,因此阮明最后被祥子以60元出卖,实在是在金钱法则下的合理结果。不仅是祥子,其他诸如二强子卖了小福子,阮明出卖曹先生,无一不是金钱侵蚀下人性扭曲的体现。小说中这种金钱绞杀人性的功能被描写得淋漓尽致。老舍先生从一个普通车夫的吃、喝、拉、撒等日常生活以及他的家庭私生活等基本生活方面的描写中,生动展示出祥子悲剧深广的社会生活内容和黑暗社会对人性的扭曲,从而为我们揭示出祥子悲剧的社会意义和历史意义。

  老舍先生在《骆驼祥子》中还生动描写了黑暗社会底层的群像,他们构成了祥子活动的社会环境,从而揭示出祥子悲剧产生的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在小说中,作者刻划的活动在祥子身边的各种人物,主要有以下几类:

  一类是以厂主刘四为首(包括虎妞)的势力,这类人数量不多,g1849高铁动车组列车运行时刻表香港马会综合资料!但在某种程度上掌握着祥子们的生死大权,直接影响了祥子的生活和命运。他们是当时社会有钱有势的人,也是当时社会中上层人物的代表。他们仗势欺人,无恶不作,既是社会黑暗势力的化身,也是祥子悲剧的直接元凶。因此,在他们横行霸道的社会里,祥子式的悲剧就不可避免。

  第二类是反动兵痞、地痞、流氓,他们虽然在生活上与祥子没有多大的联系,但他们是社会反动势力的代表,只要他们存在,祥子们随时都可能被敲诈勒索。如孙侦探,一次顺手牵羊式的即兴发挥,就给祥子以致命的一击。因此,他们是祥子悲剧的直接制造者与参与者,也是作者要揭露和批判的势力。

  第三类是和祥子一样的车夫以及祥子后来和虎妞住过的大杂院里的各色人等。作者描写这些人物,一可更生动形象地展示祥子的生活环境,二可更好地衬托祥子的性格为人和他的命运。如祥子对其他车夫前后不同的态度就体现了他思想性格和命运的变化。这类人物数量较多,但在小说中往往没有什么地位,因此,如何表现他们,将直接影响到作品的基调风格甚至作品的思想意义。最后就是曹先生、夏先生、夏太太等这类主顾,从这类人物身上可以衬托出祥子的个性特点和思想品质,他们虽然在某种程度也会对祥子们的命运变化产生影响,但总的来说他们仍然是为塑造祥子形象服务的。

  以上几类人物,虽有身份地位和作用的不同,但无一不是围绕祥子形象而精心设计的,就像钢筋、水泥、砖块和沙石,成为建筑祥子性格和悲剧这座大厦的材料。正如老舍先生自己所说:“把他(祥子——笔者注)的地位确定了,我便可以把其余的各种车夫顺手儿叙述出来,以他为主,以他们为宾,既有中心人物,又有他的社会环境,他就可以活起来了。古人的百宝箱_黄花梨香港正版四不像图片,”“车夫们而外,我又去想,祥子应该租赁哪一车主的车和拉什么样的人。

  这样,我便把他的车夫社会扩大了,而把比他地位高的人也介绍进来。可是,这些比他高的人,也还是因祥子而存在故事里,我决不许任何人夺去祥子的主角地位。”作者也写人物吃喝而外的问题,如他的志愿、性欲、家庭和他的私生活等以及他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这样,作者笔下的车夫就不仅只有外表上的一切,而且还有了人物外表的东西在生活上和生命上的依据,也就是真切地挖出了祥子性格和悲剧的依据和根源,从而才写出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和悲苦的社会。如前所述,小说中各类人物均为祥子悲剧的制造者、参与者、衬托者和祥子悲剧社会意义的体现者。

  作者描写祥子与他们的关系,既是人物塑造上的需要,更是对祥子悲剧社会环境渲染烘托的有机组成部分。试想,如果不是军阀混战的年代,没有城外已在打仗的传闻,祥子遭到丢车的这第一次的重击就无法得到生动的再现,祥子最后的彻底堕落也就无从谈起。作者对孙侦探的描写同样着墨不多,但给祥子的打击丝毫不亚于那一批败退的军队。作者对祥子遭受这两次打击的描写均较简略,这虽与事件的突发性和偶然性有关,但黑暗动荡的社会中,像祥子这样社会底层的普通市民遭遇这样的变故具有历史的必然性,因此体现出这些人物在祥子悲剧中所扮演的角色,从而显示出祥子悲剧的社会意义。

  这些人物中,让人说不明道不白的是虎妞。我们姑且不论虎妞和祥子的冲突的阶级属性,他们之间的斗争是不是阶级斗争;也不论虎妞对祥子到底有没有感情,这种感情是不是爱情。我们要强调的是虎妞和祥子的结合的确给祥子带来了灾难,这表现在祥子最终不但卖掉了车,而且在与虎妞的纠缠中,他的理想和为理解而奋斗的精神也消耗殆尽,无论祥子的理想是多么渺小,但失去了生活的理想,祥子才会一步步走向堕落。对虎妞,作者侧重的是从家庭角度进行描写。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从家庭层面描写祥子悲剧能更细致入微地反映社会现实生活,从而也更有现实的典型意义。

  在祥子悲剧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另一个人物是小福子。如果说虎妞之死尚未完全泯灭祥子的生活理

  想,那么小福子之死完成了对摧毁祥子精神支柱的最后一击。尽管评论界,包括作者自己对小福子之死与祥子走向堕落之间的必然性尚有异议和遗憾,但小福子和《月牙儿》中的母女一起,为我们展示了黑暗社会中生活在最底层的女性的悲剧怎样完成了自身的揭露使命,也显示出与祥子悲剧之间的必然的因果关系,从而反映出整个社会的不幸和痛苦,因此,也是小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流氓出身的刘四,“总以为仆人就是家奴”的杨先生和他的两位太太,下流无耻的夏太太等,则构成了祥子生活的另一半.也是社会生活的另一面。他们都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程度地迫使祥子一步步地走向不幸。而祥子的那些同类——不幸的车夫,则为祥子形象的必要补充。如老马和二强子几乎是祥子的未来的写照,他们的结局与祥子悲剧一起,构成了悲惨世界都市贫民的苦难生活,都是小说人物与环境描写融为一体的生动写照。而曹先生的形象则生动地说明了祥子悲剧不是任何个人的努力可以改变的。总之,祥子身边的这些人物及其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呈现了当时都市底层社会的世态百相,也为祥子悲剧创造了一个充分必然的环境。

  祥子,这个刚到都市不久的青年,在短短的时间内即由一个勤劳、淳朴、善良的农民堕落为一个自私的麻木的“社会病态里的产儿,个人主义的末路鬼”,除了社会环境的影响和作用之外,祥子自身的弱点无疑在其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首先,祥子的理想和奋斗带有浓厚的个人主义色彩。这种个人主义式的奋斗很难在一个腐朽、黑暗动荡的社会中取得成功。正如中国几千年来农民的理想就是为了拥有几亩土地一样,祥子的理想就是为了“有自己的车”,他以为只要自己有了车,就可以“不再受拴车人的气,也无须敷衍别人;有了自己的力气与洋车,睁开眼就可以有饭吃”,就“可以使他自由、独立”。想凭自己的个人奋斗去改变这个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这种天真简直到了荒唐的地步。因此,他的这种奋斗精神越强烈,他的行为就越可笑,他的结局也只能越可悲。这种个人主义式的奋斗还导致他“不想别人,不管人”,“他只关心他的车”,表现出一个小生产者对社会政治的无知和漠然,为了多赚钱,他甚至不注意身边发生的战争,不顾自己的安全,这种小农经济式的狭隘,最后成了他悲剧产生的内在原因之一。也正因为这种局限性,才使他在遭受打击后还对自己的遭遇迷惑不解,如孙侦探敲诈他后,他唯一的疑问是“我招谁惹谁了?”凭他这样的社会经验,怎能不在这个恃强凌弱的社会里碰了头破血流呢?严重的个人主义倾向还导致祥子不正视现实,往往以麻木的心态达到自欺欺人的目的。如他就不能从老马和j强子等人身上吸取教训,以免重蹈覆辙,他也不会从自己的失败中吸取教训,而是只把自己的一切不幸简单地归结为“命”,认为“命”是不可抗拒的,他只有了命了”。最后,他只能用人家对他的方法去对待别人,实施所谓的“报复”。这种“报复”不仅使他彻底走向堕落,而且也使祥子完成了由一个受害者变成一个害人者的转变。

  祥子的个体职业活动,也是祥子性格个人主义成分构成的必要因素。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祥子必须奋斗,也就是必须与他的同类车夫们展开竞争。我们不妨看看祥子在遭受打击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后的所作所为:

   他只看见钱,多一个是一个,不管买卖的苦甜,不管是和谁抢生意,他只管拉上买卖,不

  管别的,像一只饿疯的野兽。拉上就跑,他心中舒服一些,觉得只有老不站住脚,才能有买上车的要不是为买车,决不能这样不要脸!”

  看来祥子为理想而奋斗是以牺牲了和同伴的关系为代价的。正是这样的个体职业活动,才使祥子和同伴多属一帮互不相干的人。“他们想不到大家须立在一块儿,而是各走各的路,个人的希望与努力蒙住了各个人的眼,每个人都觉得赤手空拳可以成家立业,在黑暗中各自去摸索个人的路。”虽然老马最后对祥子说的一段话可以看出老舍先生对祥子们出路的模糊思考:“干苦活儿的打算独自一个人混好,比登天还难”,而是应该像蚂蚱一样,“成了群,打成阵”才“谁也没法治他们”,但是,作者对祥子的最后堕落,对美的最终被毁灭,终于无法使以幽默著称的老舍先生在小说中再幽默一次,而且表现出对这个悲剧产生的主客观原因的无限悲怆和无限愤懑,从而完成了对这一悲剧的清醒的现实意义的描写。

  展开全部《骆驼祥子》真实地描绘了北京一个人力车夫的悲惨命运。祥子来自农村,拼命的赚钱,经过三年的努力,他用自己的血汗换来了一辆洋车。但是没有多久,军阀的乱兵抢走了他的车;接着反动政府的侦探又诈去了他仅有的积蓄,主人躲避特务追踪还使他丢了比较安定的工作,迎着这一个又一个的打击,他作过挣扎,仍然执拗地想用更大的努力来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愿望。但一切都是徒然:用虎妞的积蓄买了一辆车,很快又不得不卖掉以料理虎妞的丧事。他的这一愿望终于完全破灭。他所喜爱的小福子的自杀,吹熄了心中最后一朵希望的火花,他丧失了对于生活任何企求和信心,从上进好强而沦为自甘堕落:原来那个正直善良的祥子,被生活的磨盘辗得粉碎。

  祥子善良纯朴,热爱劳动,对生活具有骆驼一般的积极和坚韧的精神。他一贯要强和奋斗,不愿听从高妈的话放高利贷,不想贪图刘四的六十辆车,不愿听虎妞的话去做小买卖,都说明他所认为的“有了自己的车就有了一切”,并不是想借此往上爬。他所梦想的不过是以自己的劳动求得一种独立自主的生活。作品描写了他在曹宅被侦探敲去了自己辛苦攒来的积蓄以后,最关心的却是曹先生的委托,就因为曹先生在他看来是一个好人;还描写了他对于老马和小马祖孙两代的关切,表现出他的善良和正直。他的悲剧之所以能够激起读者强烈的同情,除了他的社会地位和不公平的遭遇外,这些性格特点也起了无法磨灭的作用。象这样勤俭和要强的人最后也终于变成了头等的“刺儿头”,走上了堕落的道路,就格外清楚地暴露出不合理的社会腐蚀人们心灵的罪恶。作品写道:“苦人的懒是努力而落了空的自然结果,苦人的耍刺儿含有一些公理。”又说:“人把自己从野兽中提拔出,可是到现在人还把自己的同类驱到野兽里去。祥子还在那文化之城,可是变成了走兽。一点也不是他自己的过错。”老舍正是从这样一种认识出发,怀着对于被侮辱与被损害者的深切同情,写下这个悲剧的。这就使这部作品具有激愤的控诉力量和强烈的批判精神,深深地烙上读者的心坎。

  他不喝酒,不吸烟,没有沾染上一点点地恶习,可上天对这个可怜的老实人还是没有半点的怜悯。无数的打击、挫折,终于把祥子这个“铁打的”人的“铁打的”精神给碾压得粉身碎骨。他不再那么拼命的拉车,不再烟酒不沾,以前善良正直的祥子不见了,只剩下学会了吃喝嫖赌,可以为金钱出卖朋友的行尸走肉。55665港京图片可就像作品中写的那样:“苦人的懒是努力而落了空的自然结果,苦人的耍刺儿含有一些公理。”祥子的堕落不是祥子的错,而是整个社会中的乌烟瘴气使原本善良正直的祥子变了质。

  祥子是一个悲剧,他尽了所有的力,也吃了所有的痛苦,但却依然落了个两手空空。如果祥子生活在我们这个年代,也许他就不会变成那样的“刺儿头”了。因为他是那样的要强、那样的善良、那样的正直,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放下一切!我们也应当学习祥子的那种“吃得苦中苦”的精神,虽然未必“方为人上人”,但只要努力了,奋斗过了,便能问心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