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王中王04400 >

一代“苏黄”两种修行

发布日期:2019-07-01 04:02   来源:未知   阅读:

  宋代四大书法家一般称之为“苏黄米蔡”,苏即苏轼,黄即黄庭坚,米即米芾,但蔡有争议,一种说指的是蔡京,还有一种指蔡襄,但综合起来看,指蔡襄的可能性更大些,毕竟蔡京人品上存在问题。

  宋代,处于千年中国历史的鼎盛时期,这时期不论在经济,还是文化艺术等方面,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宋代绝对称得上是东方的文艺复兴时代。相应的,宋四家的书法艺术也代表了这个时代书法的最高水平。排名前两位的苏轼和黄庭坚更是鼎峰中的鼎峰,自古就有“苏黄”之美誉。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苏轼和黄庭坚两人的书法作品,两种不同的艺术风格,代表了东方人两种人生修行方式。

  苏轼是千年中国历史上的奇才,诗歌领域他有苏黄之美誉,词成豪放之祖,文位唐宋八大家之列,书法上更是位列宋四家之首。一生经历沧海桑田,更是传奇。这样的人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苏轼留给我们后人太多值得回味的东西。我们在谈论苏轼书法成就时,苏轼的《寒食帖》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寒食帖》,千百年来,被尊称为“天下第三行书”,可谓神品。45岁那年,苏东坡仕途极为不顺,被贬黄州后,生活日渐窘迫,每天过着自耕自食的生活,虽无人打扰,但掩不住无比寂寞。

  这天恰好碰上谪居第三年的寒食,那天乌云满布,雨打残花,抬头看看窗外的乌鸦衔着别家烧的纸钱飞过,眼中所见的每样事物都渗入了一种潜在的死亡。多情的苏子便不由地想起了不久前才过世的跟随自己从小到大的乳娘。

  低头看看自己如今的落魄样儿,苏轼心中顿时生起悲凉!提笔写就了让后人都为之唏嘘的《寒食帖》。

  《寒食帖》全文沉郁苍凉而又不失旷达之态,书法上的用笔、墨色更是随着诗句情感的变化而变化,全书跌宕起伏,气势非凡,达到了心笔合一的至高境界。

  时间就是一个轮回,大诗人的寂寥在这个时代,很多人依然要面对。而这位不可救药的乐天派,用自己一生悲事大悲、乐事大乐的一贯作风,给我们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那“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生活之道!

  黄庭坚,字鲁直,“庭坚”取自上古时高阳氏的后裔“八恺”之一,“鲁直”寓意刚直忠正,黄庭坚的父亲希望儿子能像宋真宗时的直臣鲁宗道那样刚直忠正,这一点黄庭坚,做到了。

  黄庭坚幼时聪颖早慧。幼年时,看书就能一目五行,读过几遍就能默诵,堪称神童。21岁那年,拔得乡试头名,次年进士及第。按理说,凭借他的才华,将来仕途必能一帆风顺,但他这人的性格孤傲,刚正不阿,在仕途上,他的愤世嫉俗表现的更为突出。

  哲宗即位后,让黄庭坚专门负责撰修《神宗实录》。不料,黄庭坚因为参与撰修《神宗实录》,被人诬陷有诽谤神宗之辞,因此他被卷入到了当时的党派之争中。

  黄庭坚在《实录》中写有神宗“用铁龙爪治河,有同儿戏”的话,遂被对方视为大不敬之词,要他作出解释。黄庭坚答道:“庭坚当时在北都做官,曾亲眼看到这件事,当时的确如同儿戏。”凡是有所查问,黄庭坚都照实回答,毫无顾忌,甚至连过堂的人都称赞他胆气豪壮。后来,黄庭坚被贬,流放去了大西南,攻击他的人还认为他去的是好地方,诬他枉法,于是移至戎州(今四川宜宾)。

  从此,一身正气的黄庭坚对官场已不再抱有希望,他将更多的精力寄托在诗歌、书法、禅学修养等雅好上。自此以后,流传千年的中国历史长河中,少了一位敢于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好官,但在艺术长河中又多了一位大家。

  苏轼和黄庭坚自古就有“苏黄”美誉。一次,黄庭坚问苏轼,我的字写得怎么样啊?苏轼开玩笑的说,你写的字就像“树梢挂蛇”。黄庭坚听后哈哈大笑,回苏轼说,那您老写的字就是“石压蛤蟆”了。

  尽管黄庭坚在艺术上已经登上高峰,但他的政治命运却与日俱下。被贬后,他一贫如洗,在宜州竟然连一间民居也租借不起,最后只能躲进城楼上的一间潮湿而狭窄的小屋,聊以度日。

  崇宁四年,宜州秋暑很重,连日高温,直到九月三十日晚上才迎来一阵小雨。黄庭坚心情大好,登楼观雨,饮酒作诗。他喝得微微醉,坐在胡床上,把赤着的脚丫伸到栏杆外感受雨滴的清凉。悠然恍惚间,黄庭坚回头对来访的朋友范寥说了一句,“吾平生无此快也”!那是他最后的日子,不久,一代大家便溘然长逝了。

  一颗文星就此陨落,但黄庭坚波澜壮阔的人生,还有用这个人生领悟到的艺术世界,千余年间感动着无数的人。他“世道之颓,吾心如砥柱”的坚定从容,正是今日的俗世最最缺失的精神。黄庭坚的书法就如他刚正不阿的性格一样,刚直劲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