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王中王04400 >

www.k3374.com那个修鞋的老人全文

发布日期:2019-11-10 09:20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偶尔经过菜场,总能在出口处看见那个修鞋的老人——戴一顶破旧的工人帽,说不清什么颜色的衣服,肮脏的布满色块的围裙,永远佝偻着身子,埋头于手边的伙计像一幅静态的、灰色调的肖像画,在如此喧嚣而世俗的菜场的一个角落,传递着某种沉郁的、令人心酸的气息。

  我与老人不多的几次接触皆是因为迫不得已的生活琐细——补鞋跟。先用一次性竹筷子把鞋跟的空隙填满,剪掉剩余,磨平表面,剪下一小块皮子,粘上强力胶水,贴在鞋跟上,取三颗小钉子钉好,用小铁锤锤得严实了,修剪皮子,用锉刀磨平,在修补处刷上黑色鞋油,修补鞋跟的工程,如此便完毕了,耗时十分钟左右。临末付上一块,一块五皆可,亦有精明的妇人摆出菜场内厮杀的架势,讨价还价,软磨硬泡一番,老人终会无奈地赞同——唉,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的行当简单至极,一架织补机、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盒子,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零碎物件:橡胶皮、小钉子、小铁锤、锉刀、剪刀、搭扣、胶水、线;旁边便是一大堆款式各异、质地不一、变了形或未变形、修好或待修的破鞋子。老人背靠着水泥墙,坐一张小马扎上,他用手指了指面前的一张窄窄的长条凳——被无数屁股磨得油光蹭亮,我于是坐了下来,有时他会热情地递过来一只肮脏的拖鞋,我总是感激而又厌恶地说——谢谢啊,不用!执意一只光脚踩在另一只的鞋背上。

  他埋头于他的活计,从不多言,我面无表情却是专心致志地凝视着——鞋跟在他破旧而又斑斓的围裙上翻转,一双手——怎样的一双手啊,枯树枝一般灰黯的色泽,粗糙厚重,布满了裂纹又像那些因干燥而龟裂的土地,在用强力胶水粘合的时候,他直接用手摁上去,丝毫没有将皮肉黏在一起,由此可见这一双手早已背负上了一层厚厚的盔甲,再也没有什么足以洞穿其间,窥见它本来的面目。指甲极短,然而每一只指甲盖的四周以及指缝间塞满了污浊的黑色——那也许是永远无法用清水洗净的黑色,深深地植入皮肉,渗入岁月的深处。他偶尔抬起脸,询问 ,老人脸上最触目的是左眼眶的一只瞎眼——灰黑色,闪着水光,像一颗被注染了无限尘埃的玻璃球,丑陋然而并不狰狞,只是那么令人揪心地兀立着,一动不动,闪着水光,是过往的生命中最深刻最凄伤的印记吧,无可抹灭。

  在那漫长而又短暂的十分钟,我总禁不住幽幽地猜想:他有多大年纪了呀?六十、七十或者更老一些?辛苦而又拮据的余生,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何时是个尽头?一个本该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而他的家人在哪里呢,还是孑然孤身呢?想着想着,一个束手无策的悲观主义者不免凄凉起来,寒瑟地呆坐着,不敢开口问一句话——是啊,问什么呢,生活总是艰难的,惟怕自己沉入更深的悲哀里,不问也罢了。

  我穿上那只精心修好的完美的鞋,一双眼睛焦虑地望着,希望他多要点儿,然而他只是手不停歇地捞起身旁的另一只破鞋,悠悠淡淡地开口——一块钱,我不免深深地失落、颓伤——一块钱,唉!我闭着眼睛在包里掏啊掏,避开那些一毛、五毛、一块的硬币,终于掏出一张十块的纸币,递给他,支支吾吾,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唉,没零钱了,嗯,我下次再来修鞋吧,你不要找了,找了呆会儿你就没零钱了,反正我下次还要来的说完我便忙不迭转身,踩着一双完美的高跟鞋,“笃笃笃”地冲向马路,惟听见身后那老人一声轻轻的叮咛:姑娘,哎,慢点走,下次一定要来啊叹息一般地!

  那一刻,我的内心充溢着一种凉涩涩的愧疚:他一定忘记了,曾经有一次,我修完了鞋,在包里边掏啊掏,掏啊掏,一个硬币也没能掏出来,惟拿出 一百,尴尬地呆立着,哭笑不得——真是说不出来的恶心啊,我居然拿一张一百给一个修鞋的老人,难道是想让他找我九十九个硬币么他只是无限宽容地笑笑,悠悠淡淡地开口:算啦,下次路过的时候再给吧。于是,才讪讪地缩回手,像一个被戳穿了骗人把戏的孩子,那一张鲜红的无耻的一百,眨着眼睛,嘲笑着我。后来,也许有意,也许无心,我转瞬间将这一元钱的往事忘得一干二净。然而,就在此刻,我竟无比清晰地记忆起它来,那些不经意间被忽略的细枝末节,一旦再次被记忆起来,回味中有了不同凡响的重量!

  不说了,还是再去修鞋吧,鞋总会被一天天穿坏的,正如我们,总会一天天地老去——无奈而又悲凉的老去

  展开全部鞋摊撑一顶灰色布篷,下面是补鞋机、小锤子、钉子、各种颜色形状的皮子、旧鞋,靠墙放几个小凳子,凳子上坐一个黑瘦的修鞋老人,60多岁年纪,穿着破旧的灰布衣服,戴着老花镜,叮叮当当,缝缝补补。

  修鞋老人热情,活做得细致,收费也低,生意不错,因为临着学校,小学生来修鞋,修鞋老人一律免费。

  退休的老同志喜欢到修鞋老人的鞋摊扎堆,说说家里的烦心事,修鞋老人从不传话,日子久了,大家都非常相信修鞋老人。

  大娘瘦削、利索。第一次见到大娘是晌午饭的时候,大娘提个半旧的大饭盒,来给修鞋老人送饭。退休老同志全来了精神,“呀――呀,老弟,娶了这么好的新娘子,也不发喜糖?”“老哥,嫂子从哪娶来的?请客!必须的。”

  大娘是出门讨饭,上错了车,被拉到这,又走迷了路,发高烧昏倒在街口,修鞋老人出摊时发现了,急送到诊所,救了大娘一命。

  修鞋老人变了,胡子隔几天刮刮,衣服洗补得干干净净。晌午,大娘总是按时送饭,送饭时,大娘站在布篷边上,静静看补鞋,修鞋老人看见了,急忙站起来,害羞得像个淘气的孩子,擦擦手,急忙去接,坐下,香香吃饭,大娘也不说话,坐下帮着做刚才的活,饭简单,但可口,还不重样。

  傍晚收摊时,大娘必过来,一起把补鞋机、钉子、锤子等收拾了,放在旧架子车上,修鞋老人前面拉,大娘后面推,租的小屋就在前方,夕阳照过来,两人的身影被拖得老长老长。

  修鞋老人幸福的生活只持续了10个月。夏天的一个早晨,车上呼啦啦下来一大帮人,冲到修鞋老人租的小屋外,几个身体强壮的妇女进去就擒住了大娘,大娘挣脱后,拼命往修鞋老人的鞋摊跑,“救我。”修鞋老人立刻停了活,愣了愣,手哆嗦着,取了一把小锤子,啊啊激动着冲了过去。

  大娘终于被那几个跑起来略显笨拙的壮女人追上了,她们有喊姑、有喊姨的把大娘往车上架,大娘拼命挣扎,修鞋老人像个发怒的雄狮,大喝一声:“放开她!”早有几个黑胖的男子上去夺过了小锤摁住了修鞋老人,一个中年汉子怒冲冲过来,“咋?她是俺娘。我在这盯几天了,要不是看你待俺娘不错,我……”大娘大骂:“狗剩,你这不孝子,娘寡妇熬儿养大你,给你娶上媳妇,你两口子咋待俺的,啊!我是你家的屎妈子啊,丧天良哩!”

  巨大的打击一下击倒了修鞋老人,病了3天的修鞋老人发着高烧踏上了寻找大娘的路,当费尽周折找到时,大娘已静静躺在新坟里了。大娘回家后就受了风寒,但大娘不吃不喝,也不让医生看病,只声声叹息,叭叭流泪。

  秋天的脚步是随着金黄的落叶飘下时一起走来的。周五的下午三节课后,一个扎着漂亮蝴蝶结的小姑娘,像一只美丽的大蝴蝶从学校飞了出来,跑着跑着,她发现自己左脚上的鞋带开了,蝴蝶结小姑娘蹲下认真地系着鞋带,背着的又大又重的书包挡住了后面的视线。

  一辆奥迪车正从后面呼啸而来,在大家的惊呼声中,一个黑瘦的身影飞奔过去,修鞋老人一把将蝴蝶结小姑娘推了出去,老人躺在血泊里。

  医院病房里,县民政、公安派出所、公证部门的同志神色凝重,门口斜依着泪流满面的蝴蝶结小姑娘和她的妈妈,靠床边还立着两个乡下男人。派出所同志说修鞋老人姓张,叫张富贵,立在床边的是弟弟张富财及老人的侄子,修鞋老人10岁时父亲去世,弟弟10岁时母亲去世,修鞋老人恪守长兄如父的誓言,硬是为弟弟盖了房子,娶了媳妇,等修鞋老人意识到不再受弟媳妇和侄子待见时,老人毅然外走他乡,靠修鞋为生。修鞋老人今年63岁,一生未娶。

  修鞋老人爱孩子,他说是校园里的孩子们给他带来了欢乐。修鞋老人将生平积攒的1.8万元钱,全部捐给了县实验小学用来购买图书。

  修鞋老人突然扭头说了句什么,侄子大声说:“伯,你放心走吧,布鞋穿上哩!”侄子又把老人的头抬起来,修鞋老人睁大了眼,的确,一双千层纳新布鞋已穿在脚上了。布鞋是那个叫枣花的大娘一针一线为修鞋老人缝做的,他从没舍得穿过,修鞋老人把胳膊平放在身旁,放心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合上眼,静静地说:“让我穿着它上路,找枣花方便。“

  展开全部每当我看到我那双补旧一新的运动鞋,看到鞋头上那密密麻麻的针脚时,我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春风般的温暖,就会想起终身都难以忘却的那个身影。

  那是一个寒冬的下午,www.246033.com东兴证券(601198)融资融券信息,天快黑了,刚踢完球的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才发现鞋破了,而且越走破口越大,冷风直往鞋里钻,冻得我直哆嗦。我只好一步一步地往前挪着。突然,我看到街角处有一个补鞋老人正收拾家伙准备回家。我迫不及待的大喊道:“您能帮我补补鞋吗?”老爷爷望了望已经昏暗的天空,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我脚上的鞋,说:“好吧!”说罢,他把已经装到车上的工具拿了下来。

  老爷爷又重新坐了下来,他递给我一个马扎,打开补针箱,找出针,认上线,戴好顶针,拿起我的鞋补了起来。我仔细看着这位来人,他花白的头发,黝黑的脸,一双混浊的眼睛,额头上刻满了深深的皱纹,一双龟裂、结满茧子的手在寒风中冻得通红。他把鞋夹在两腿之间,右手拇指、食指拿着镇用力扎进鞋帮,随即用中指上的顶针使劲一顶,镇从鞋里面穿了出去,左手拽住针,使劲把线扯过来然后再从鞋外面穿进去……天越来越黑了,以有些看不清了,老爷爷不得不把腰弯得很低,他的脸几乎都要碰到手里面的鞋上了,艰难的一针一针地缝着。每缝一针,他都皱一下眉头。冯的真仔细啊!天气太冷了,老爷爷不时停下来用嘴对着手哈哈气。看着老爷爷冻得红红的手心,心里很不是滋味,说:“谢谢您!”“不用。”鞋缝好了我刚想接过来,可是他说:“别急!你们小孩子穿的鞋补结实不行啊!”说着艰难地又把裂口加缝了一道。老人的言行深深打动了我的心灵。这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人就这样贡献着自己生命。“多好的老人啊!”我由衷地赞叹着!

  鞋补好了,我连忙掏钱,可口袋儿里却空空如也,我连修鞋的一块钱都没带,怎么办呢?老爷爷看到了我焦急狼狈的样子,笑着说:“快把鞋穿上吧!”“您等我,我给您去拿。”“不用了!快回家吧!我也要回家啦!我老了,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出来补补鞋还可以给人行个方便。”说着,把鞋递给了我。

  路灯亮起来了,昏暗的城市一片光明。穿着补好的鞋,走在回家的路上,www.k3374.com,顿时一股暖流迅速传遍全身,温暖着我的心窝……

  难道是想让他找我九十九个硬币么他只是无限宽容地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