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02500.com >

屈原笔下的山鬼是何种模样

发布日期:2019-07-14 04:03   来源:未知   阅读:

  关于屈原笔下的山鬼,中国民间有多种传说,女神,精怪,山神等,但更多的学者认为“山鬼为神女”的观点受到广泛认可。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靁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战国·屈原《九歌·山鬼》屈原笔下的山鬼形象灵动生活,她有着人、神还有精灵的共性。她痴情、神秘、灵动,还有自由烂漫。她披着薛荔、女萝、石兰、杜衡,骑着赤豹在山间游走,身后还跟着随从花狸。无疑,山鬼是美丽的。她周身香草环绕,赤豹当坐骑。她与心上人越好了相会的地点,尽管道路艰难,她还是满怀喜悦地赶到了,可是她的情人却没有如约前来;她痴痴等待着她的情人,天上下起了雨她也依旧等待着她的情人;忘记了回家“我如此思念你,心中怅然忘却归去,你思念我吗?为什么没空来找我呢?”但情人终于没有来;天色晚了,她回到住所,在风雨交加、猿狖齐鸣中,倍感伤心、哀怨。郭沫若先生说:“采三秀兮于山间,这句话的“于山”即是“巫山”因为《楚辞》中的‘兮’字具有‘于’字的作用,若‘于山’非巫山,那么于字就显得累赘了。”值得一提的是“于”字,在古代就念“巫”,所以“山鬼就是巫山神女”的观点得到了很多学者的认可。在古籍《山海经·中次七经·姑瑶山》中记载的“帝女死焉”,“帝女”便是炎帝的女儿。我们都听过“楚襄王梦中遇神女,神女自荐枕席”的故事。宋玉《高唐赋》《神女赋》中的主角正是神女瑶姬。《高唐赋》中有这么一段:“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推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大意就是:先王曾经游览高唐观,由于困倦,白天就睡着了,梦见一女子,她说我是巫山之女,高唐之客,听说大王游览高唐观,我愿意为您侍寝。于是先王就临幸了,女子临别时说:我住在巫山南面险峻的高山,早上化作绚烂的云霞,傍晚变成微霏的烟雨,朝朝暮暮,就生活在阳台之下。因为楚襄王的一个梦,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女,变成了一个“自荐枕席”的X妇。以至于便衍生了“巫山云雨”“高阳台”等男女欢好的代名词。《高唐赋》里把瑶姬描写得大胆奔放,在面对楚襄王的时候姿态表现得谦卑恭敬,这实在不是一个神女该有的表现。这也许是帝王贪婪征服欲的体现。拥有人间美色还不够,还想要沾染神。